• 首页
  • 基地展示
  • 新闻中心
  • 基地展示你的位置:宇通互联(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基地展示 > 向欧洲出口页岩气能否拯救阿根廷经济?

    向欧洲出口页岩气能否拯救阿根廷经济?

    发布日期:2022-12-05 12:45    点击次数:64

    向欧洲出口页岩气能否拯救阿根廷经济?

    记者 | 钱伯彦

    当地时间5月24日,阿根廷经济部长古兹曼(Martín Guzmán)宣布将为增加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制定特殊的外汇准入制度。这也是阿根廷政府在此轮能源价格上涨潮中尝试转型能源出口大国的最新注解。

    自2019年9月以来,阿根廷政府为了稳定连续贬值的阿根廷比索开始实施外汇资本管制。目前官方汇率限制在1美元兑120阿根廷比索,而非官方市场上的阿根廷比索实际汇率约为1美元兑200比索。

    阿根廷经济部长古兹曼表示,页岩油气行业外汇管制的放开将使得公司能够获得更多的美元,并促进企业获得更多的油气开采设备,反过来有助于帮助国家创造更多的美元。古兹曼认为,当前国内和国际环境为阿根廷提供了历史性机遇,能源部门可以为阿根廷发挥国家转型的作用。

    阿根廷希望将本国天然气当作国家未来主力出口品,摆脱仅能出口农业、畜牧业产品尴尬地位的尝试,其实早在5月中旬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访问欧洲之旅时已经被摆上了台面。

    5月10日,费尔南德斯的欧洲之旅第一站就选在了曾经的宗主国西班牙。在与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会晤时,费尔南德斯明确表示:“我们能够成为稳定的能源供应商”。阿根廷外交部长卡菲罗(Santiago Cafiero)同时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总统表达了我们国家在这种不确定的时刻成为稳定的食品和能源供应商的使命”。

    除了阿根廷与西班牙的历史特殊关系之外,西班牙因为马格里布天然气管道今年年初的中断,早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前就已经饱受天然气价格暴涨之苦。但在另一方面,西班牙拥有六个液化天然气再气化终端,也是欧盟各国之中液化天然气处理能力最强的国家。外交部长卡菲罗也提到希望“能够推进液化天然气出口供应至整个欧洲”。

    次日,费尔南德斯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欧盟缺气大户德国,并在柏林表示:“我们能提供的有很多,阿根廷将是食品和能源的生产大国。为了在未来出口天然气,我们将积极建设天然气液化终端,必须现在就开始推进”。

    相比于工业实力较弱的西班牙,急于摆脱对俄能源依赖的德国55%的天然气进口自俄罗斯。虽然柏林方面已经于上周同液化天然气出口大国卡塔尔达成了能源伙伴协议,但也多次表示希望能源进口多元化。

    目前仍缺乏天然气液化终端的阿根廷也向喊话道:“德国在阿根廷进行投资的历史悠久,可以信任我们”,并希望德国能够以公私合营的方式入股对阿国基础设施投资。

    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一方面为本国天然气出口推销,一方面又为本国天然气产业拉投资,恰恰反映了阿根廷能源行业市场和技术两头在外的尴尬处境。

    而阿根廷的底气则来自于该国南部巴塔哥尼亚地区的内乌肯盆地Vaca Muerta岩层(即西班牙语死牛之意)之中发现的丰富油气资源。2010年,西班牙石油巨头雷普索尔在当地打下第一口页岩气井。之后两年之内,又有陆续31口气井被打下, 苏教版初中语文并最终确定了Vaca Muerta岩层拥有世界第二大页岩气储量和世界第四大页岩油储量。

    图中Neuquen Basin即为Vaca Muerate所在地。图源:S&P

    根据西班牙雷普索尔的估计,Vaca Muerta岩层石油储量为225亿桶。根据美国能源署(EIA)的估计,Vaca Muerta岩层的可开采碳氢化合物为162亿桶石油和87000亿方天然气。

    与自然资源禀赋形成鲜明对比的,阿根廷当前的天然气产量全球排名仅为第27位,天然气出口量更是仅为第34位。

    早在1922年,阿根廷就成立了全球第一家国家石油公司YPF(Yacimientos Petrolíferos Fiscales),而且伴随着1990年代国有企业私有化进程的展开,阿根廷油气行业被极大地激活了活力,并在1990年至1997年之间将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分别从51.7万桶/天、189亿方/年翻番至85万桶/天和381亿方/年。在此期间,阿根廷甚至成功地建立了通往智利等邻国的天然气管道。

    2001年开始,阿根廷陷入了深度经济衰退,超过1000亿美元的主权债券违约,阿根廷比索迅速贬值超过70%。接连引入的外汇管制和能源出口税等一系列组合拳迅速击垮了外资对阿根廷油气行业的信心和投资,加上阿根廷国内对于天然气价格的人为限制也导致油气生产商无利可图。

    2011年的能源出口限制进一步打击了当地油气企业的生产积极性,阿根廷也在当年讽刺地成为了能源净进口国。2016年,基地展示阿根廷的石油产量和天然气产量分别为62万桶/天和1.048亿方/天,远低于2001年的92.4万桶/天和2006年的1.27亿方/天。期间被西班牙雷普索尔控股的国家石油公司YPF也在2012年被阿根廷政府收回了控制权。

    2016年初,已经萎缩十余年的阿根廷能源行业再次迎来了复苏的机会,采取更加亲商立场的阿根廷马克里新政府取消了外汇市场的大部分管制,并在新内阁之中特设能源部、启用拥有能源行业经验的私营企业人士担任能源部高级官员。

    当时的新政府甚至在国际能源价格低迷的大背景下,刻意提高了国内能源价格以保护羸弱的国内能源企业。加上2014年至2015年美国页岩气技术和投资的大爆发,包括道达尔、埃克森、雪佛龙和陶氏在内的全球能源巨头开始再次重返阿根廷市场。

    马克里政府取消能源补贴以扶持油气企业的结果自然是公共事业费用的大幅增长,并引发部分城市民众的抗议活动。最终阿根廷最高法院以听证会环境程序不合法为由,判定马克里政府取消补贴违法。

    马克里一系列自由主义紧缩政策在其他经济问题上也同样没有能够重振阿根廷。马克里执政期间,阿根廷国民生产总值萎缩3.4%,通货膨胀高达240%。2018年的比索危机和2020年初的新冠危机又使得比索连续大跌,信奉自由主义的马克里最终不得不再次进行外汇管制,包括冻结官方汇率、对外币兑换制定每月200美元的上限和35%的税收。这也意味着马克里此前对能源产业的刺激政策几乎全部无疾而终,一系列经济问题导致马克里在2019年阿根廷总统大选之中首轮即败选。

    此后走马上任的费尔南德斯新政府实质上依然重复了马克里政府的老路。今年3月底,阿根廷政府起草新法案,再一次将目光对准了能源产业并表示,如果国内供应得到保证,符合条件的公司可以自由出口其当地石油和天然气产量的 20%,出口关税为零。

    促使费尔南德斯新政府推进改革的动力,除了国际能源价格暴涨之后天然气出口变得有利可图之外,还因为能源危机也给阿根廷带来的沉痛打击。虽然阿根廷在2021年的天然气产量有所恢复,但仍需从玻利维亚进口平均每天1200万方的天然气。此前,阿根廷还赶在2022年南半球入冬之前,特意与玻利维亚追加签订了每天1400万方的天然气进口协议(整个5月到9月)。

    为摆脱能源行业基建落后的现状,4月25日,阿根廷政府重启了连接人口中心与Vaca Muerta产区的Néstor Kirchner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1100万方/天),预计将于2024年完工,通往智利的石油管道亦在翻新之中。

    同时,阿根廷政府在4月的一次石油会议上再次表达了对Vaca Muerta岩层的厚望,并表示阿根廷有望于2026年将石油产量提升至100万桶/天,出口量提升至50万桶/天,天然气产量更是有望在2050年之前在国际市场上与卡塔尔和澳大利亚匹敌。

    (选填)图片描述

    此外,阿根廷政府还将天然气井口价上调至更加有利可图的3.5美元/MMBtu(百万英热单位),促使Vaca Muerta岩层的天然气产量从去年4月的1.14亿方/天上升至今年4月的1.3亿方/天。

    阿根廷现有Bahia Blanca液化天然气终端和正在建设的Escobar终端,以及规划投资150亿美元建设的年产能1300万吨的全新天然气液化终端。

    阿根廷油气产业在理论上即将步入正轨。不过,费尔南德斯新政府的能源新政能够彻底落实目前仍未可知。

    一方面,在资本回流的大背景下,专注于拉丁美洲市场的智利石油公司GeoPark刚刚退出了阿根廷市场,而中国的中石化和美国的康菲石油公司亦于去年离开阿根廷,油服巨头斯伦贝谢也在前年将Vaca Muerta的片区悉数出卖。

    另一方面,在全球大通胀的背景与阿根廷常年高位通胀的历史叠加影响下,阿根廷统计局(Indec)表示该国通胀水平已经从2020年的14.8%上升至2021年的50.9%。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今年阿根廷全年的通胀率将在50%左右。



    Powered by 宇通互联(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