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基地展示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你的位置:宇通互联(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新闻中心 > 【专访】爱尔兰投资发展局CEO:低税率不是爱尔兰唯一优势

    【专访】爱尔兰投资发展局CEO:低税率不是爱尔兰唯一优势

    发布日期:2022-12-05 03:30    点击次数:181

    【专访】爱尔兰投资发展局CEO:低税率不是爱尔兰唯一优势

    记者 | 王磬 发自达沃斯

    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于5月22日至26日期间在瑞士达沃斯召开。期间,全球政经领袖展望经济前景,热议跨境资本流动。

    疫情一度导致全球直接对外投资(FDI)流量骤降。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大幅降至9290亿美元,进入2021年,该组数据反弹至1.65万亿美元。而今在新趋势和新挑战下,如何在新一年让外商直接投资继续强劲增长?

    本届达沃斯论坛期间,界面新闻对爱尔兰投资发展局(IDA)首席执行官马丁·沙纳汉(Martin Shanahan)进行了专访。他所供职的爱尔兰投资发展局(IDA)以促进爱尔兰吸引外来投资为主要职能。IDA成立70多年来,成功吸引了来自全球的各行业跨国公司落户爱尔兰,其中也包括众多中国公司,如药明生物、字节跳动等。

    沙纳汉对界面新闻表示,新冠疫情和俄乌危机仍然对全球资本流动构成挑战,但是其后果究竟如何仍有待观察。与此同时,爱尔兰仍然拥有亲商、稳定、人才供给作为投资目的地的三大优势。未来,他希望有更多中国企业考虑赴爱尔兰投资项目。

     

    以下为访谈实录,刊发时有编辑。

    界面新闻:IDA在达沃斯的主要任务是什么?优先级最高的事项是什么?

    沙纳汉: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与爱尔兰现有的投资者会面,并了解他们的情况。很明显,(在达沃斯的)时间能得到非常高效的利用,因为全球商界领袖都在这里。在上周末,我们向企业了解近况,与潜在的投资者会面,这是IDA作为投资促进机构的一部分工作。其次就是参与所有的研讨会,了解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我们需要了解企业对什么感兴趣,并确保爱尔兰的政策反映当前状态。

    界面新闻:今年有什么特别的议程让你非常感兴趣吗?

    沙纳汉:是的,我对关于全球化与去全球化的讨论非常感兴趣。关于供应链也有一些有趣的讨论。但所有的会议都很有趣,事实上,信息量过大也是个挑战。

    界面新闻:作为IDA的首席执行官,可以说全球化会对你的工作产生重大影响。考虑到新冠疫情、俄乌危机等新形势,你是否认为对外投资的情势已经改变?我们又该如何跟上这些改变?

    沙纳汉:新冠疫情令全球外国直接投资的流量下降,这显然创造了一个挑战。与此同时,爱尔兰占进入欧洲市场的外国直接投资的份额有所增加。究其原因,我认为主要源于我们专注于那些支撑着现代经济的部门。比如科技、农场、医疗技术、商业服务、国际金融服务。因此,爱尔兰的投资在这一时期展现出强大韧性。

    新冠疫情显然给包括爱尔兰在内的许多国家带来了重大经济挑战,尤其是遭遇了最严格限制的行业。部分行业从业者关店、被禁止经营,但是我们的制造业和国际服务得以持续,所以受到影响较小。我认为,新冠疫情令公司思考他们的全球供应链足迹,现在也有很多讨论认为供应链应该更加本地化。因此,这对供应链的未来也有潜在影响,但是目前还不清楚具体将如何发展。

    事实上,我昨天在达沃斯论坛听到了一些讨论和数据。尽管关于去全球化的言论尘嚣至上,但统计数据实际上表明全球化正在继续,贸易数字显然是强劲的。所以我认为,我们还要再看看情况如何发展。很明显,有一些国家已经走出了疫情,(旅行等)限制已经减少了,而另一些国家仍在与疫情作斗争。因此,目前我认为很难看到(疫情)将会产生什么确切的影响。

    界面新闻:爱尔兰在欧盟有独特的经贸地位,尤其是它12.5%的企业税税率,低于大多数欧洲国家,对企业来说有吸引力,但也招致了部分欧洲国家的不满。你如何看待这一争议?

    沙纳汉:我认为需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爱尔兰的区位优势不仅仅在税收,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赴爱投资的)公司也不只是为了低税收而来,他们是为了爱尔兰的一系列特点而来,最主要的是爱尔兰长期稳定的亲商业环境和人才供给。爱尔兰仍然是一个对投资和人员开放且欢迎的国家,这使我们与许多国家不同。

    至于税收方面,爱尔兰多年来一直将公司税率设定在12.5%。一些国家认为这太低了,但是,南孚确定本国税率是每个国家的主权权利,而爱尔兰必须平衡自己的账目,必须在预算要求内工作。爱尔兰在一个稳定的管理体制内设定了一以贯之的12.5%税率,这一直以来对爱尔兰的投资者非常有利,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将得到什么。我认为,管理体制的稳定性本身同样重要。

    去年,爱尔兰同意加入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 (OECD)的税收框架,这意味着,假如这个全球框架生效,爱尔兰将转向一个新的具有竞争力的15%税率。虽然欧洲在经合组织框架方面有很多进展,但我们知道,一些国家还在努力让经合组织的相关方案通过本国的立法程序。因此,我们还需观察此事将如何发展,但爱尔兰不会为拥有一个有竞争力的、一致的税收制度而感到歉意。

    (注:2021年10月8日,G20/OECD包容性框架召开第十三次全体成员大会,136个辖区就国际税收制度重大改革达成共识,并于会后发布了《关于应对经济数字化税收挑战双支柱方案的声明》。方案中,支柱二以建立全球最低企业税制度为目标,将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设定为15%。据OECD测算,方案生效后预计每年在全球范围内增加1500亿美元的企业所得税收入。《声明》所附实施计划表示,双支柱方案拟在2022年推进立法,2023年生效执行。)

    界面新闻:我之前在爱尔兰边境小城敦多克看到了药明生物的产业园区。如今很多中国公司都选择了在爱尔兰发展,在你看来,中国公司目前在爱尔兰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沙纳汉:是的,在爱尔兰有很多中国公司。刚才提到了药明生物、华为和TikTok都在爱尔兰经营,许多中国的银行也在爱尔兰经营,

    我认为,在爱尔兰也好,在其他国家也罢,要在外国建立新业务,新闻中心中国公司面临的挑战是一样的,也就是需要了解当地新的国家和环境。除此之外,我认为人才供应是所有公司在所有地区都会面临的挑战。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帮助企业了解爱尔兰的环境,帮助介绍他们所需要的人脉,帮助确定财产解决方案,帮助企业寻找所需要的人才。爱尔兰有一站式的服务来处理这些事情,IDA在过去73年所做的就是这些工作,我认为这也是爱尔兰在吸引外资方面非常成功的原因。

    界面新闻: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时,不少人关心这对那些在英国经营的跨国企业来说将意味着什么。你当时对此事也做了评论,认为爱尔兰将成为那些企业迁移的目的地。现在,在英国脱欧公投将近六年、实际离开欧盟两年之后,爱尔兰是否已经吸引了很多来自英国的企业?这些企业现在情况如何?

    沙纳汉:对很多公司来说,英国脱欧实际上发生在公投通过的那一刻,因为从那时起,尤其目标市场在欧洲,公司就必须为未来的足迹制订计划。因此,我们在那个时候看到的是很多公司,金融服务、制药、医疗技术行业,必须对他们的欧洲足迹做出决定。

    安永会计事务所的脱欧跟踪报告显示,爱尔兰是因脱欧而从金融服务投资中受益最多的国家。(从英国)转移到都柏林和爱尔兰其他地区的银行数量最多。很多工序已经做完了,也有一些公司仍然在(在爱尔兰)建立机构的过程中,我认为决定转移职能的公司接下来仍会有一些动作。英国正式脱离欧盟是在两年前,而公投是六年前,至今双方仍有一些未敲定的争议,例如双方仍未就“北爱尔兰议定书”达成共识,英国对自己所签署的“北爱尔兰议定书”的部分内容提出了关切。

    界面新闻:过去几年里,你是否在努力争取让一些企业从英国搬来爱尔兰?

    沙纳汉:对于这些公司,特别是银行来说,显然有在欧洲范围内寻找替代地点的强烈动机。英国自己在脱欧公投期间创造了一种(脱欧的)背景,但是这些希望与欧洲进行贸易的企业仍然需要在欧洲现身。所以说,投资的流动性是存在的,而我们的职责所在就是确保这些投资流入爱尔兰而不是其他国家。这些企业也看到爱尔兰是最好的选择。此外,爱尔兰在许多方面与英国非常相似,比如我们也讲英语,也属于海洋法系。所以,对这些公司来说,搬迁到都柏林和爱尔兰其他地方很容易。

    界面新闻:在与其他欧洲国家的竞争中,你认为大部分的竞争来自哪里?

    沙纳汉:总体上讲,我们要在全球范围内与所有国家竞争投资,不仅仅是在欧洲内部。至于在欧洲本身,英国仍然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对于各个行业,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优势产业。因此,有些国家比其他国家更好。在全球意义上,所有的国家都是竞争对手,所有的国家都在为此次(跨国公司对英国的)撤资而买入。

    界面新闻:爱尔兰有哪些吸纳外国投资的关键行业?

    沙纳汉:首先,爱尔兰对所有类型的科技产业感兴趣,从晶圆芯片的生产,再到互联网时代应运而生的公司。我们在网络安全、医疗技术、国际金融服务等方面都有非常强大的产业集群,也包括你所提到的生物制药业。

    此外爱尔兰对新兴领域也非常感兴趣。爱尔兰在传统上不参与重型工程、汽车制造等行业,但实际上汽车工业正在(变得更加高科技),其中囊括多个领域技术。爱尔兰可以在这方面竞争,我们在联网和自动驾驶汽车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已经经历了制药业发展的不同浪潮,从小分子制药到大分子生物制药,现在我们又在投资基因治疗。总之我们一直在寻找行业内的机会。

    界面新闻:很多人可能知道爱尔兰是很多跨国科技公司的区域中心,例如苹果谷歌等都在爱尔兰有重要的办公室。据你所知,中国科技公司对爱尔兰兴趣如何?

    沙纳汉:我认为中国对投资爱尔兰的兴趣在不断扩大和加深,在所有行业都是这样。在制药领域,药明生物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他们现在涉足疫苗和生物制药。在科技领域,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这家公司正在爱尔兰快速扩张。除此之外,华为已经在爱尔兰进行研究和开发很多年了。所以我认为中国公司对爱尔兰的兴趣很浓。

    目前来看,科技、生命科学和国际金融服务是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对于赴爱尔兰投资最感兴趣的三个领域。此外还有还有医疗技术、食品和工程。

    界面新闻:新冠疫情实际上也使一些行业受益,例如制药业。作为制药业的大本营,爱尔兰是否也从中受益?

    沙纳汉:我不知道人们是否有可能从一场全球疫情中受益。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由于多年来制药业在爱尔兰的投资规模很大。而且,爱尔兰在生命科学领域实力强大,所以过去几年里,爱尔兰肯定从这些公司的增长中受益了。药品出口毫无疑问是爱尔兰经济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界面新闻:新的全球经济形势下,你认为对于全球投资流动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沙纳汉:我们刚刚从新冠疫情中走出来,全球投资流动刚刚开始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仍有一些国家还没有完全开放。所以我们必须看到这一情况对投资流动构成挑战。

    我认为,俄乌冲突可能会对流入欧洲的投资产生令人沮丧的影响。虽然我们暂时没有统计数据来支持这一点,但从直觉上讲,(战争)可能会对欧洲更广泛区域的投资流向产生影响。接下来还有通货膨胀和供应链的问题。除此之外,正如我前面提到的,IDA经常与企业讨论人才供给情况。企业在寻找人才来帮助公司实现增长,也始终是这些公司的焦点话题。

    界面新闻:乌克兰危机是否影响了爱尔兰的资本流通和经济?

    沙纳汉:乌克兰危机并没有直接影响到爱尔兰,因为我们与俄罗斯或乌克兰都没有紧密的投资关系。但它将通过能源产品、食品价格上涨间接影响爱尔兰人的生活成本和通货膨胀,这一点毫无疑问。我们也看到很多乌克兰公民现在来到爱尔兰生活和工作,目前爱尔兰已经接收了30000名乌克兰人进入国境,这是爱尔兰人道主义责任的一部分。

    界面新闻:全球资本流动与前几年相比可能有一些困难,但仍然有不少希望出海的中国公司。你有什么想要对它们说的吗?

    沙纳汉:爱尔兰非常欢迎中国公司,我们希望中国公司来爱尔兰投资。爱尔兰非常亲商。我们有非常稳定、非常有竞争力的经营环境。而且我们有非常良好的记录:来爱尔兰投资的公司已经在这里经营了几十年,其中很多实现了增长。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在爱尔兰的业务甚至驱动了其全球增长。因此,我鼓励所有正在考虑在欧洲或中国以外地区投资的中国公司考虑爱尔兰,他们可以来联系IDA。

    (感谢高铂宁对本文的贡献)



    Powered by 宇通互联(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